借名买房纠纷律师网
今天是: 设为首页 | 收藏我们
借名买房后置换房屋被拒绝 法院认定借名买房协议有效
来源:借名买房纠纷律师网   作者:admin
更新时间:2021-09-14  访问量:39236

上诉人称:       

       朱阿五上诉请求:撤销原判,发回重审或改判驳回朱金林一审全部诉讼请求。事实和理由:一、案涉房屋所有权归属于朱阿五,有房屋所有权证为证。案涉房屋所有权来源系二手房买卖及所有权转移登记,购房时,朱金林仅系所有权转移登记时一方经手人,且对房屋所有权转移登记至朱阿五名下并无异议。朱金林在本案起诉前一直明确主张房屋所有权归属于朱阿五,可见案涉房屋系由朱阿五向案外人购买并依法登记,一审认定案涉房屋系由朱金林向案外人购买,以及认为双方间真实意思系朱金林购买房屋并取得所有权、案涉房屋的真实权利人为朱金林,系认定事实错误。二、案涉房屋由朱阿五向案外人购买并依法登记,无证据证明朱金林借用朱阿五的名义购买案涉房屋,双方之间未有形成借名买房关系的事实基础。一审认定双方之间形成借名买房关系,系认定事实不清。三、案涉房屋系朱阿五夫妻养老居住用房,应当让80周岁以上老人连续居住至终老。购房时所需资金确由朱金林夫妻提供,上述行为系朱金林夫妻自愿履行赡养义务的表现。2015年3月,朱金林为解决年迈父母拆迁搬迁后的居住、生活而主动承担义务,正如起诉状所述的为了照顾生病母亲徐兰英。案涉23万元的代付行为,不构成单纯的财产关系,而是具有子女与父母之间身份关系性质,体现朱金林自愿履行赡养父母、让晚年的父母连续居住至终老为止的义务,一审认定事实不清。四、朱金林在(2018)浙0421民初2694号等案件中坚持“用案涉房屋置换颐和家园9幢2单元1501室安置公寓房”的说法,但其在本案诉状又坚持案涉房屋系其个人购买,应当为其所有。可见,朱金林在前后案件中对有关房屋事实的陈述自相矛盾。另,本案诉状中的既有陈述,缺少事实依据。五、朱阿五在(2017)浙0421行初12号及(2018)浙0421民初2694号笔录中的口头表述,均发生于对朱金林、朱兰兰等口头表述的对抗中,仅是朱阿五当时对案件事实认识所作出判断的表述,并无明确的证据事实支撑,本身具有不确定性。朱阿五明确表示案涉房屋所有权仅属于其本人所有,朱金林不享有所有权,但其本人和配偶过世后除外。之前的口头表述,如有与本次明确表示不一致的,以本次明确表示为准。

       被上诉人称:

       朱金林辩称,一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

       审理经过:

       上诉人朱阿五因与被上诉人朱金林所有权确认纠纷一案,不服浙江省嘉善县人民法院(2019)浙0421民初5296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20年9月3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北京市借名买房专业律师团队李松律师认为(18610907532):

       一审法院经审理认为,根据物权法规定,不动产权属证书是权利人享有该不动产物权的证明,因物权的归属、内容发生争议的,利害关系人可以请求确认权利。本案中,案涉房屋的所有权权利人登记为朱阿五,但根据查明的事实,案涉房屋的购房款及过户产生的税费等费用均由朱金林支付,朱阿五对此亦不持异议,故朱金林为案涉房屋的实际出资人,朱金林借用了朱阿五的名义购买了案涉房屋,并登记在朱阿五名下,双方之间形成了借名买房关系。双方之间的真实意思是朱金林购买房屋并取得所有权,朱阿五虽登记为房屋所有权人,但这并非双方之间的真实意思,据此作出的权属登记因此不具有原因行为的基础,从而导致最终的登记权利状态和真实权利状态不一致,案涉房屋的真实权利人为朱金林,朱阿五在其他案件庭审中对此亦予以认可,故朱金林请求确认其为案涉房屋的所有权人的诉讼请求,予以支持。朱阿五就此所提出的抗辩意见不予采纳。据此,一审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三十三条之规定,判决:一、位于浙江省嘉善县××街道××幢××单元××室房屋所有权为朱金林所有;二、朱阿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配合朱金林办理上述房屋的变更登记手续。案件受理费8800元,减半收取4400元,保全费3020元,合计7420元,由朱金林负担。

二审中,双方当事人均未提交新的证据。

       本院经审理认定的事实与一审法院认定的事实一致。

       本院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二条规定,当事人有证据证明不动产登记簿的记载与真实权利状态不符、其为该不动产物权的真实权利人,请求确认其享有物权的,应予支持。法律赋予不动产登记以推定力,但在有充分证据证明真实权利状态与不动产登记不一致的情况下,应由法院对真正物权状态作出司法判断。本案中,案涉房屋的购房款及过户产生的税费等均由朱金林支付,故朱金林为案涉房屋的实际出资人。前案民事诉讼中,朱金林曾主张其与朱阿五存在以案涉房屋置换安置公寓的约定,并主张其享有安置公寓的相关权利,对此朱阿五不予认可,表示拆迁安置房属于朱阿五,而案涉房屋产权属于朱金林、案涉房屋始终是朱金林的,该案中法院并未采信口头置换协议;(2017)浙0421行初12号庭审中,朱阿五表示案涉房屋系其借住,其并未出过一分钱。因此,本案系因前案中关于朱金林口头置换协议未被法院认定而产生,在该案及行政诉讼中朱阿五均表明案涉房屋的权利主体为朱金林,虽然案涉房屋的所有权登记于朱阿五名下,但根据朱阿五在前案的庭审陈述以及房款的支付情况,足以认定本案房屋系朱金林借用朱阿五名义购买,案涉房屋的真实权利人应为朱金林。朱阿五上诉认为案涉房屋应为朱阿五所有,不仅与其前案庭审陈述相矛盾,亦有违诚实信用原则,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朱阿五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8800元,由上诉人朱阿五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18518071489 13718881929